第一次公开露面,首先要对故事小组的小伙伴们致谢!感谢相遇、相识、相知,认识你们真好。我挑一个温暖的颜色,因为我记得你们曾说过——让每一句都有温度。

每次听文学讲座,刻意或不刻意,认真或不认真,心情都不知不觉up,和画画的时候一样。沉浸、沉静,苏醒的时候,世界更明亮了。

今天的主题是谈木心。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把木心和“异类”这个词联系起来,现在也不。我觉得木心的文字是自然而然的、流畅的,当然也就是正常的。我丝毫读不出异类的感觉,那是一种独特。很多东西还是没想清楚怎么去表达,但今天还是get到很多点。

有那么一刹那,我真的感觉到古典文言的高贵和典雅了,很强烈的感觉,尽管现场也没有听或读到文言的字句。但就是在那一瞬间,有一种突然的想象,觉得不学文言该是一种多大的损失,不懂传统文化又是一种多大的损失。我开始越来越相信这个预言,中国社会是会回归到传统文化去的,但并不是说这是一种简单的复古。

前不久上一门选修课上,老师在讲台上念文言文里的段落,在下面的我也是迷迷糊糊地听着。啊,又有那么一刹那,觉得,真这样来一堂全是文言文的课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啊,也在想象,古代的老师讲学是怎么样的,台下的学生又是作何感受——像我们一样想玩手机吗?望着老师出了神——老师胡子顿时飞长,衣服也幻换作古汉服,老师,你也太可爱了吧!

田老师的总结很有意思。“文青是个人成长的一条路径”,“流浪是为了回家”,“我们在读不同的东西,也是对自我的一种寻找”。自我寻找这一点,我感受特别大,因为木心的《文学回忆录》带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,他漂亮地说出了我想到却不知道怎么说的话,他明白地说清了很多我思考过却无解的问题。

比如说,“艺术家能以自身的快乐来证明世俗的快乐不是万能的。”

比如说,“无知的爱,不是爱。”

比如说,“凡伟大的儿女,都使父母痛苦的。”

我用木心自己的说法来像大家介绍这本书,这是一本靠垫式的书。“我不太喜欢二流画家,更不喜欢二流音乐家,却时常看重二流的文学家。我感到劳累时,需要靠垫,文学有这好处,画和音乐不能作靠垫的。为了答谢艺术的知己之恩,我将写一部分文字给人做做旅途上的靠垫。”一件有趣的事,为什么我的字现在这个样子,就是从读木心开始的。因为,停都停不下来啊。像这样:(还可以更乱一点的)

img

现场有人说,看不懂木心,看不懂《文学回忆录》。刚刚,“赤子”两个字突然跳进了我的脑海,用来评价木心的。一颗坦率的心,只要坦率去读就好了。看木心的书其实是会上瘾的,一直想重读呢。今天郑师姐(郑冬瑜老师,原来是师姐啊)提到《诗经演》这本书,觉得很有意思(自己去查啦)——你看,就是这个木心,执着地用自己的理解和坚持写作,又好玩。我本来还不是木心的粉丝,现在更近一步了。

2014-10-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