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踏遍千山万水,只为与你错过

坐在荒郊的桥上,让冰冷的河水淌过我的双脚,抬头望望不见清风。我的白色衬衫,每一件都干净至极。

只稍一秒的安静,就可以把你带到我眼前。那时候,你有长长的刘海,而我还不知道,刘海是什么。那时候,我阴差阳错要给你补习,可你常常淘气不听。捉弄我是你为数不多的乐子,别人有长长的假期,你却有长长的功课。

给你开始补课是我中考后的那个假期,你升初二。你老是躲我,懒,不想听课——校主任的女儿就是任性。直到那一次,我踩着凳子、踮起脚偷看你书架上的书,因为你突然“喂”的一声吓得跌倒,连同带那本不幸的性启蒙读物……于是你终于有了足够长的把柄可以一次次满脸堆笑、睁大眼睛、假装好奇地问我——“那本书好不好看?”我想我当初应该调皮一点地回答:“好看啊当然好看,但是没你好看。”不过那时我只会象征性地用肢体语言——脸红,回答这个问题。

你有一个坏习惯,总是在我认认真真给你讲题的时候,偷偷画我的衬衫,很快我的衬衫就变成一件极具现代主义风格的杰作。你还总是趴着听我讲题,趴着趴着就睡着了。但是你总是在关键时刻考好了,向你爸爸宣扬是我的努力成果。

你渐渐地什么都和我说,也不嫌弃我笨、没常识。你有连续几个星期,每个星期给我念你最新收到的情书,一封又一封。每一次都差不多,所以我也就不听了。有一次,你终于坑坑洼洼地念完那鬼情书,突然问我:“你写过情书吗?”嗬……我什么话也没有说。“要不你也给我写封情书?”我才不要呢,我在心中哭诉。我难堪的表情一点也不能让你回心转意,在威逼利诱之下,我屈服地在信纸第一行居中写下“情书”二字。你哭笑不得,只问了句:“你到底是怎么考上县中的?”我当时不是真幽默,是真蠢,蠢到不知道你喜欢了我那么久。

我很少用手机聊天,你手机都换过若干部了。直到你用短信和我胡说一通,什么我让你变得开朗,什么你和我闹只是想我在意你,什么希望我的同桌是女的,这样她就可以天天陪我……我才想通之前发生过的很多事……我怀念那时候朦胧的爱情,每一句小小的话语都可以在心中荡漾起一朵花来。

我想起那本还待嫁闺中的DIY相册,是我没来得及送你的礼物。那时候,我参赛获得了一个免费长途旅游的机会。分别使我忧伤,我多希望你在我身旁。在心中遍历我们聊过的话,你说你喜欢白色或很淡很淡的那种粉……窗外,粉红花开。我和好友借相机拍了下来,不同的九十九张。相册里的每一页都经过精心的设计,就差扉页一句话。

那个雨夜,我鼓起勇气想吻你,门把扭动声把我吓回了原形。“这道题应该这样做……”。你害怕雷雨天,所以我们没有勇敢地穿过雷雨。那天晚上,你在我的怀里睡去,那般安好。第一个没有回家的夜晚。高三真无比令人讨厌。舍不掉你的温柔,暴露了爱,我无法承受父母的跪和母亲的泪。

分手吧。

好不容易熬到了上同一所高中,你却迫不及待地转学。听说你去了市一中……听说你有了新的男朋友(你的父母并不反对你任何的恋情)……又听说你出国了……可是你现在在哪呢?河水在我的脚下漫过,可是你在哪里?我对你如此想念。

我终于想到那句话该写什么了,可是却再也没有机会送给你——

每一朵都是我天长地久的思念。

2014-11-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