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我所享受的一点点权利、一点点幸福、一点点尊严皆是前人奋力争取的结果

最近开始关注LGBT到群体,因为一件事,和一个叫秋白的人有关,和教科书有关。如果你有听说的话,就知道我说的什么事情。简单说,就是中大女生起诉教育部“教材歧视同性恋”。

是的,这件事情本来和我没有关系,当然和你应该也是没有什么关系。我在朋友圈看到转发分享后,看过也就看过了。然而,晚上临睡前,不知为何想起她……心想她实在是帅呆了,做了我想做而未做的事,我敬她是条汉子!不是指gay不gay的问题,而是敢于抗争,敢于维权,敢于追求自由。

很可惜的是,直到目前为止,官方也没有给个说法。只有一位自称是那位辅导员的人给出了一个说法,服不服,各位看官心中自明吧。

img

我自知,在这件事情上我还没有成熟到可以给出一个很客观的评价。但仍有些话想说一说。

参与使感受不同。被秋白打动,想进一步关注这件事情。关注了她的公众号,加入一个相关微群,认识另外一些和她一样奋斗的人,只是有人选择温和的方式,有人选择更激进的方式……

是的,为自己。首先这件事情关切到他们自身的权益。但更多的是为别人,想想就知道。到了懂得去抗争的时候大抵已经走出自己心理那一关了,大可不给自己惹那么多事。但这个群体有它的特殊性,在当前的文化背景下,他们承受着多方面的压力,乃至被误导。他们过得别提幸福,连开心都没有,甚至有人想要轻生。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与众不同。人更多的时候是害怕与众不同的,更害怕不被接受的与众不同。

对于他们这个群体,似乎这么做合情合理,对于旁观的我们呢?我想起一段话——

“当初他们(纳粹)杀共产党,我没有作声,因为我不是共产党;后来他们杀犹太人,我没有作声,因为我不是犹太人;再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,我仍然保持沉默,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;最后,当他们开始对付我时,已经没有人为我讲话了……”


也许这段话是个答案。

最近些日,我更加提醒自己——今日我所享受的一点点权利、一点点幸福、一点点尊严皆是前人奋力争取的结果,甚至有人为之殒身。人人平等、男女平等、各种不同阶层人民的权益(工人、妇女等)……我们何以坐享前人的荫蔽,唯有为后人种树为报……

今天南周发布了一篇关于此事的报道,通篇读下来,最感动我的是那一句话,没办法了,只能想办法哄她开心。”可以想象,对于秋白的父母来说,她一直是父母的骄傲,而她在这件事情后父母难受,自己也难受,也曾想负气离家,可还不是带着一双凉鞋回去给妈妈。如此担当,如此善良。她爱着她的爸妈,也爱着更多与她非亲非故的人。

对于思想比较独立的人来说,教科书可能不会伤害到他们,对于非这个群体的人来说更是觉得没有伤害——人们更容易感知到跟自己有关的事情。然而,并非人人都有这种隔绝伤害的能力,即使秋白这样考上中山大学的学生也曾为发现自己的秘密而困惑,觉得自己有病要治,幸好有别人的帮忙。对于更多的人呢?可能他们并没有秋白这样比较好的运气,可能他们在家庭方面承受着更大的压力,可能也受着这些观念的影响而自卑自弃甚至想要放弃生命……在经济发达思想比较开放的沿海城市来说是如此,那对于广大内陆地区农村地区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人呢?

每一份爱都值得被尊重,爱是自由平等的。LBGT群体的爱不需要别人来审判,普通人的异性恋从来不需要公开向社会承认,为什么LGBT要?理论上他们也不需要,因为爱是他们自己选择的事情。但,想象这样一件事情,你爱一个人五年、十年,甚至更长,却不能和至亲、和朋友分享这份快乐,就这样一直憋着憋着,能不内伤吗?难怪叫“柜中的爱”。也许不是每个人都想要公开、获得别人的认可,但他们享有这样的权利。因为人人平等。

在我看来,LGBT群体的存在是一个概率分布问题,在很多的种群里也有这种情况。再正常不过。然后谁爱谁爱谁谁到底谁障着谁。性少数群体从来存在,谈人种灭绝太夸张了,人类到现在不好好的吗?你会因为同性恋合法化就从直变弯吗?男人总体上还是爱女人的,女人总体上也还是爱着男人的。有容乃大。

最近心里积了一大堆东西想写,包括去西安、北京游了半个月一路遇到的人和事,找实习、找工作以来悟到的很多东西,以及这两天跟基哥、东哥混的故事,我开始认认真真为热爱的事情去付出啦。在未来365天里我要写300篇文章,今天是第300篇,我倒着来数。最近我还变得俏皮了许多呢。太多东西想写了,明天还要上班,先这样吧,晚安。

2015-08-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