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要成为一个两条腿走路的人

我想要成为一个两条腿走路的人,一条是理想主义,一条是脚踏实地;一条是思想,一条是实干;一条是云里雾里,一条是看得见摸得着。

我热爱自由,本该成为一个很飘的人。有翅膀的人可以飞得很高,是天堂;没翅膀的人会摔得很重,是必然。偏偏我同时又是一个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人,非要做个清洁工,扫扫别人家的瓦上霜,扫扫别人家的门前雪。哇,我应该不会被城管拖走吧……

前几天,基哥和我说了一种人,他管他们叫“在路上”——他们不断地旅游,有些人毕业后不工作到处游玩几年,有些人工作后每个周末哪怕只有两天也要到处飞、到处玩,而且这种人很多……基哥说,这种人未来要么成就特别大,要么就特别没成就。他觉得这种人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觉得他们很飘,害怕自己成为这样的人。他还告诉我另外一个重要的思考:一个人有成就不是因为聪明、不是因为努力、甚至也不是因为机遇,而是因为在某个领域专注深耕了很久。

img △ 在西安街头偶遇的皮影戏

务实是企业家的特质,“飘”是思想者的特质。恰好我认识一个思想者,他叫孟尝君,写过一篇文章叫《Uber将边缘化Bat》。这个人兜售思想,靠卖思想吃饭。恰好我也和他一起去了终南山,很偶然。没想到自己去的第一座文化名山是终南山,是和道家思想渊源很深的一座山,也很偶然。

img

△ 那夜,在这广场重新看到好久不见的满天繁星,那是第一次恨不得自己有部单反相机

钟南山是秦岭的中段,主要横亘于陕西中部,造成陕北、陕南很大的气候差异。有时,钟南山也指秦岭。从西安市区坐环山线去楼观台的时候(全程3.5小时),窗外是山,绵延数百里没有中断,才惊觉这是“八百里秦川”,忍不住和小伙伴们分享。好喜欢这些山起起伏伏,似乎这是他们的呼吸,跟着他们的节奏,自己的内心也会变得平静。就这样一直望着他们,不知不觉到了终点站。最后一天,离开钟南山大峪口的时候,师傅开了大半个小时的车把我们送到深山内部(师傅不乐意再往前走,还可以继续深入的),风景迥异。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古老的山和这么原始的花草树木。要知道,这山就那么几千年几万年地横亘在这里,这山就那么几千年几万年地有人来过,这山才是真正的历史见证者吖。置身其中,仿佛在和一位千年的老者在交谈,他的身上有无尽的智慧可以采摘。

img △ 窗外起伏的山脉,绵延数百里没有中断

有一天,和他们一起爬山,整个路上也就有另外几个人一起爬。半山腰,有户人家,经营一个小饭店,没什么生意做。上午爬山,下山正好中午时候,孟尝说,“在山腰那户人家吃点东西,帮人家做点生意。”就点了两个凉拌,最后结账时,孟尝付了100块钱,让老板娘不用找了。孟尝不土豪,但总想着给别人贴点钱。

我喜欢基哥,也喜欢孟尝君,也喜欢终南山那几天同行的伙伴。基哥实干,孟尝好思,他们的共同点是一样有梦。孟尝也不是光思想没行动,我越来越体会到空有思想没有行动,然并卵,(真担心我写这词将来自己看不懂,是不是以后要自带解释吖….)这是我为什么选择两条腿走路的原因。

我希望一直在路上,一直在梦想的路上,而不是在漂泊的路上。如果漂泊是梦想,那就漂泊吧,不过现在不是。

2015-09-15

开始之后就没有那么难,三百篇之第295篇。下班回校,广州的公路尘土飞扬,突然好想念终南山,想和他再静静地坐一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