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该全力以赴还是张驰有度?

学生时代,我们经常会听到两个版本的成绩优等生(以高考状元为突出代表)故事——

第一种:就连走路也在背书;为了节约几分钟看书,每天午饭都是打包回来的;高考前刷过的题堆起来和自己一样高……

第二种:好像也没有特别努力,每天晚上11点准时睡觉(12点前),每天一定要睡够7个或8个小时。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补习班,每个周末都要出去玩……

现在先贴个标签,第一种叫全力以赴型,似乎它生活的每分钟都是为了成绩;第二种人呢,就叫张驰有度型。尽管同样面临着高考/考研这样的目标,他也不会把自己绷得太紧。

从学生过渡到社会人,我们依然会面临一个又一个的考试,但它的命题变得更丰富多彩了,求解的方法当然也更多样。

除掉仍无法摆脱的应试笔试(职称考试、等级考试、资格考试等),在更宽阔的人生面前,我们会面临更多更多的考试。面试算一场考试,完成KPI算一次考试,升职算一次考试,创业算一次考试……每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任务都算一次重要的考试。对于重任在身的人,总难以摆脱这样一个问题——应该如何在工作(或重要目标/任务)与生活中平衡?

我最常听到的是这三种解法。

第一种、第二种如前所述。一个拼得不要命,一个不紧不慢如平常。前者参照李开复,后者参照平常的大多数。

第三种:工作即生活,生活即工作。工作生活化,生活工作化,模糊工作与生活的边界。

而基哥告诉了我第四种解法:

你过去的20年已经足够你冲刺3、4年,这个时候应该全力以赴。等这个时段过去,再更多地去平衡生活。后面又积累个3、5年,又够你冲刺一段,这个时候你又该全力以赴。听他讲这段话的时候,感觉他的头上有bling、bling的光环,好膜拜……(当然不只这些,还有一个段子引发的思考等,每天听他“吹水”也是人生一大乐事)

用三个字来概括基哥的意思:节奏感。

这个节奏感是指对于自己整个人生的整体把握。就像一个台阶——台阶的横面是用来平衡生活、同时做足积累的时间,到应该跨越台阶时,就应该全力以赴了。

前面第二种听起来就像是第四种解法,但还是有所不同。第二种只是把这种节奏感放在某一具体的任务之前,而不是站在整个人生的整体上,也许在这任务下从没有全力以赴过,也许在这一任务之外不存在任何其它节奏可言。

如果生命是有方向的,那就是一个不断到达一个又一个路标、直到终点的过程。走不同的路,要有不同的速度,才不会蹉跎了岁月,或辜负了美景。

也就是说,生命这个整体的节奏下包含着无数这些小节奏,而这个节奏应该如何分割,在于你自己。如果自己也不清楚呢,那就不断地测试。

在我高中的时候,我总是叹息如果自己三年前就拥有彼时的见识/知识/能力,就不用走那么多弯路。为什么是三年,恰好。所以我隐约有一个目标,要追平这三年的差距。甚至我想,把未来三年该现在开始做的事情,恰到好处地开始去做。没有刻意去想起这个目标,但现在的我差不多做到了。

提早去做,是一种积累。小时候突击一下,也许试卷就能捧个90多分回去逗爸妈开心,渐渐地,发现需要越来越长时间的积累才能达到同样的卷面成绩。积累这个东西细水流长,而且所需时间越长的,就越难被超越。对普通的大多数人来说,基本就是时间说了算——差距来自于彼此投入时间的多少,然而这也不是一个正比例式的直线,对于投资自我这件事情,实际上是一条指数递增曲线。假设同样是x=1000个小时的差距,所对应的差距量y肯定不同,随着位置的推后,越差越多。能做的事情是尽早去追赶,专注+效率。积累要产生效用,一定要专注于某个细小的领域里,深度有了,很多东西一通百通。

有一个更快捷的方法可以做这件事:找一个年长你三五岁的大哥哥、大姐姐带你,最好是和你气质相近的人。可以少走很多弯路,一路上还有个伴。

自从上次基哥点破了我自我设限这个问题之后,我发现还有另外一种自我设限的情况。因为我一直在二等舱头上学,这样的位置天然会给人设限。其实,对于二等院校的学生——最大的问题不是不够优秀(或者不是不能达到同样的优秀),而是不够自信。第二个大问题是——视野不够。缺乏榜样的力量,缺乏开创的精神。榜样的作用正好满足这两点:给人信心,因为有人做到过嘛;这件事一定是因为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空间,所以成其为榜样,可以拓宽后来者的视野。再有一个好处就是:模仿有时是最快的进步方法,方向很清晰,奋斗有动力。专注做一件事总是要比漫无目的更有效果。

还有另外一件值得做的事:找对你的圈子——这是关乎幸福感的事情。我的意思是,除了同学、同事、亲人这些基于身份的圈子外,还应该加入更多基于共同志趣的圈子,也许它很小众,小众到你很难找到他们。但一旦找到,你会很快乐。这可以延伸你的视野,拓宽你的边界,还可以提高你的幸福感。我始终觉得幸福比成功重要得多。

这就是要讲的第二个故事,寻找到你适合的节奏。

第三个故事是讲我买单车的经历——只是延伸去讲《哈佛幸福课》的一个研究结论:人的幸福水平大部分时间都在一个恒定的水平上,一些重大的喜事或忧伤的事只是这个恒定水平上的一个噪波,它给你带来片刻的情绪改变,但事情过去之后你还是会回到原来的水平上。比如你的幸福水平是80分(满分100分),哇噻,你成功地考上了北京大学,开心死你了,睡着都偷笑,这时感觉你的幸福水平简直爆表,120分都有啊,但过了一段时间后,还是乖乖回到80分上来。

上周五终于买了心心念念的单车回来,高兴得不得了,瞎兜了几圈才回宿舍。忘了做了些别的啥事,感觉很平静,惊喜没了踪影。但我还是很喜欢那快乐,它曾伴我一小段光阴。

虽然所有的惊喜终将归于平静,可我还是喜欢那片刻欢欣。

愿你也有无数无数的片刻欢欣,做一个幸福的人儿。

明天应有10月工作总结一篇。三百篇之第289篇,时间进度18.90%,完成进度3.67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