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小龙——微信的创始人,这个传说中“谜一样的男人”——的饭否日记,前段时间被挖了出来,满城风雨。

不知道当他看到人们各种猜测时,是不是像笑人们过度猜测微信开机页面那个小人那样,暗自又笑起新的一波揣测者们。(本文也不例外)

作为一名略有文字收集癖、喜欢长阅读的好奇宝宝,我自然去看了他全部的饭否。

里面有一条,

“面试产品经理,所有技能合格后,要问,你喜欢摇滚吗。回答否的,就算了。—— gzallen 2011-09-14 14:51

为什么呢?为什么不要对摇滚无感的产品经理呢?

因为摇滚有毒!哈哈!

不信,试试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首摇滚。此时,我的每个脑细胞正被这篇文章配的歌荼毒着。我甚至不知道他在唱什么,可是身体依然能高度感知、应和它,扭扭脖子简直太有利于我的颈椎了……

摇滚~ 熬夜伴侣,灵感伴侣,好吗?还有香烟、美酒、女人、maybe drug……

真是没有在深夜熬过夜的产品经理不是好士兵。

也可推知,比语言更高一级的沟通,是音乐、是各种艺术作品(绘画、雕塑等)、是数学,及其它。

下一级,是face to face、eyes to eyes。(面对面、眼对眼)

心理学有研究,尽管世界各地人们各种情绪的表情有差异,但微笑却是共通。

你只要出现在我眼前,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。

不自觉被耳朵里充盈的几个音符挑动神经,想起曾经看过Michael Jackson的一个视频访谈——

奥普拉•温弗瑞采访迈克尔•杰克逊 1993年

(妈吖……这笑容迷死人,醉倒)

MJ甚至收集了火车压过铁轨的声音,他说,要造出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听过的声音。

我甚至没听过他的音乐,就喜欢上他了,深深地喜欢,(好像有点晚)就像现在不断地追念乔布斯一样,尽管至今没用过苹果机。

3月20号标记《史蒂夫•乔布斯传》这本书时,写了这段话:

高考完出成绩,再遇到高一的语文老师,这时他已经是学校的教学主任了。那一天,他劝我复读,我没有那个决心。隐约记得他桌面上摆了这本书,乔布斯那时候对我来说,一点概念也没有,就好像再往前的MJ,后来,后来我怀念MJ,也怀念乔布斯,觉得我错过了两个时代。

张小龙的饭否里,我还喜欢他的搭错神经论——

神经好比电线,只有搭错才会碰出火花。

—— gzallen 2010-12-17 22:50 通过网页

懒人还是很多的,居然懒到连个黄页都找不到的也有。这说明,存在一个大需求:问答漂流瓶。将问题装在瓶子力扔到海里,自然有人会回答你。嘿嘿。神经错乱就是来电。—— gzallen 2010-12-18 02:47 通过网页

这是张小龙两千多条饭否里为数不多的3次“嘿嘿”中的1次,从心底高兴。真是个快乐的孩子。

我也想做个快乐的孩子,MJ也想,毕加索也想,很多人都想,很多艺术家都想。

行为上的孩子气不是真正的孩子,真正的孩子——拥有最好的——空杯心态。心理学说,长大后,学习的难度不是因为接收新知识的能力下降了,而是要忘记过去的东西太难了。

“教育就是忘记了在学校所学的一切之后还剩下的东西”,爱因斯坦曾说。

我一直把这句话理解为:教育的目的在于培养美德和修养。今天我不这么认为,我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,教育是帮助人们获得理解力(各种思维能力),以及引导我们,在更大程度上,在一无所恃的情况下(忘记全部学过的东西),拥有更丰盛的想象。

为什么孩子总是有那么棒、那么棒的想象!我靠,我超级羡慕,快分我一点!

弄明白这一点,我也明白了另外一点。学习语言的目的不在于运用,而在于忘记。通俗意义上的语言,是人们平时交流的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。

可是,当我们把语言当成理所当然之后,就会忘了,语言本就是工具,是梯子,它帮助我们到达更高层之后,我们是要和它保持独立的。

借由这最底层“梯子式”的语言,我们有能力到达更高层,去理解更多超脱普通意义上的语言的东西:音乐、艺术作品、数学,可能还有编程……(好的好的,我知道了,天才不仅自带偶像光环,还自带梯子)

武学说,无剑胜有剑。老祖宗的智慧说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。讲得不就是这个道理吗?

更何况,很多时候,语言本身就带有各种不合理的假设,这时候正确地表达以及正确地提问就显得非常重要了。而更高妙的思想,要参考我下面所讲的“如有神助”。

说来奇怪,灵感和麻烦一样,不来就不来,要来一块来。要么烦死你,要么用另一种方式烦死你。

置之死地而后生

2016年3月21日的随手记——

想到“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”这句话,与其说这是一种超迈的豪气,不如说这是一种突破自我极限的方法——毕竟,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,只有去过别人没有去过的地方的人,才有可能看到别人没有看过的风景!出世的叛逆者,置自己于生存之危地算一种;入世者,攀爬最难的进步之梯,挑战自己的身体和心理极限,算另一种。只有到过别人没有到过的地方,才有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,才能看到这个世界的本真。

最后一句话,灵感来自——

因为我终于知道所有的努力,都是让你知道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。你只有真正努力过,你才知道这个世界长什么样。你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真实的存在。

我读《乔布斯传》,让我最感动的一个事情,就是当他生命快结束的时候,他还在坚持上班,为什么?他一定不是为了攀比,不是为了金钱。即便只有一点点时间在这个世界上,他还希望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。——傅盛

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,是你会选择的必然

难得回首,想想今天的一切,看似偶然,却全是必然。

无论是写作、混互联网、深度阅读、和某些人成为朋友……它们混乱无序,却都指向我今天的路途和风景。

前段时间,翻看日记,看到自己大一时写下的目标,除了1条还有待时间验证,以及“奖学金”这条没有实现之外,其它的基本都实现了。事实上,我从没有刻意对着目标去做,早就忘记当初写的什么了。

我唯有的解释是,意识忘记了,可是潜意识从来没有忘记过。

我无法解释我具体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,也许呢,冥冥之中有某种吸引。这大概就是我为什么那么喜欢《德米安:彷徨少年时》这本书的原因吧!

可能这里我犯了以果导因的思维错误,不过我乐意啊,我乐意~

答案是“神”告诉爱因斯坦的

前几天又抽风,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——

当时的大脑处于一种非常奇怪的状态下,我不知道大脑内部发生了什么,我不知道我的细胞在干嘛,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那种感觉——也许,也许叫,如有神助吧?

隐隐约约感到,当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、当牛顿发现经典力学、当康德感叹道德和星空的时候,也经历着同样的感受。

我的家在比特海

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重度患者。一天不关注,感觉换了一个世界。

在这片海上,浪潮和船只来来往往,我愿拥有一叶扁舟。

拥有一个域名是旧时代了,我要寻找一种新的方法,在这份变幻的海上占个位,方便将来抢登诺亚方舟。

人们常高估了2年的作用,而低估了5年的作用

爬张小龙饭否的结果是,顺便爬了一下饭否创始人兼美团创始人王兴的饭否。这句话被他反复提及。最近这段时间,我对这句话的感受越来越深。

这句话说得很对。

三年半前,我依然和全中国大多数的高中毕业生一样,经历着迷茫的专业选择——因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我依然处在公众话语的迷雾里,处在一大堆不攻自破的谎言里。

直到我拿起书本,一句一句地读任何一本我感兴趣的书,随便读,没目的,就这样,两年。然后发现找不到实习好紧张好紧张哈哈哈,可是我今天释放出来的能量,是我从未想象过的意外,意外地惊喜。

不高估两年的力量,讲的是耐心。

不低估五年的力量,讲的是信心。

「对未来越有信心,对现在越有耐心」。王兴在高中毕业纪念册上写了这句话,他这么早就深谙这个道理。难怪他上了清华,我被广财上了。

不仅想到,还要去做,我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吗

从孟尝君的某篇文章里看到这句话,印象深刻,终生难忘。

在工作的半年多里,我表现出来的能量和获得的收获远超出我的预期。其中一个原因,因为我的想法有了附着物,可以外化出来,在不断的反馈和刺激中精进。

这世界上,有想法的人其实也不少。而他们最后的差别在于,有人想想就算了,有人想了想就去做了。

但过去2年的沉淀仍是非常值得,它是我生命这棵大数的土壤,我未来的人生都是从这里长出来的。去他妈的中国教育,浪费我13年青春,我本来应该在流浪的。

在我找到问题的答案之前,我常常能预感到答案可能会在哪里找得到,这一次我想好好读一读格鲁夫的《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》,我错过互联网太多精彩的事了!!

少了一点名校精神

最近还研究了另外一个人——李叫兽,武汉大学本科生,清华大学研究生。简单地概括李叫兽文章的写法,叫“理论联系实践”,我仿照他的思路也写了一篇长文,有兴趣的话待会可以点一下“阅读原文”。用了足足10天的时间,研究、写、改到吐血、甚至从图书馆搬了十几本书回来(肯定没有全看咯)。

终于吐血写完一篇之后,觉得再写就没那么多热情再去写一篇了。果然是个喜新厌旧的动物。

可是李叫兽就这样坚持写了快2年了,方法并不难,在思维力层面,我自信目前有他7.9分水平。

而我缺了一点点精神,我称之为“名校精神”。和王兴一样,(王兴也是清华毕业的)他们身上共同透着一种精神——耐着性子,不断挑战,刷新任何小事的新可能。换一个容易懂的说法,叫做开拓创新、追求极致

之所以叫“名校精神”,不过是因为我常常思考“名校与其它院校不同之处在哪里”,权且把这个作为答案的一部分。

这篇摇滚有点长,全文完。

2016-03-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