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写这个标题的时候,大脑中立刻冒出这个问题:哲学和艺术是什么关系?

(为什么会想到这个问题?因为在我的经验/知识系统里,哲学和艺术有着很大的不同,前者极富逻辑,后者极为感性,但二者看起来好像都是那种似乎是少数人的游戏、实际上每个人都有一点的东西;当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想知道,它们是否有着某种隐藏在这些看似不同背后的本质相同。) 

▲ 塞尚的画

接下来,我又想知道:什么是关系?人们为什么要研究关系?这对人们的现实活动有什么助益?是否会走入“过度准备”的陷阱里?避免“过度准备”的科学方法论是什么?

问题是无穷无尽的,换句话说,准备是无穷无尽的。 

数学家波利亚在《怎样解题:数学思维的新方法》中写道:“没有任何一个题目是彻底完成了的。总还会有些事情可做;在经过充分的研究和洞察以后,我们可以将任何解题方法加以改进;而且无论如何,我们总可以深化我们对答案的理解。”

▲ 波利亚和他的书

就好像上面,因为我写了一句话,而延伸出来的思考一样,我永远可以提出下一个问题,我也确实可以因为这更深一个层次的思考获得更加深入的见解。每一个更加深入的问题,都是在更接近元问题。这些接近元问题的问题,可能单单是一个,也是我这一生不吃不喝不睡都回答不完的。 

但不可否认,古往今来,哲学吸引了无数的人。进一步讲,吸引了无数爱思考的人。据说“哲学”一词在希腊语中就有爱智的意思。 

大学的时候,读了邓晓芒老师写的《康德哲学讲演录》。这一读不得了,虽然只读了1/3,但读完感觉整个人瞬间从windows xp升级到win 7.

 里面有一段话: 

先天和先验是有区别的,先验的当然是先天的,先天包括先验的,但是先天的不一定是先验的。“先天的”是说我们在一件事情还没有发生前就可以先天断言它。“先验的”除了可以先天断言之外,还是关于我们的断言如何可能的知识。“先验”可解释为关于先天的先天,关于先天的先天知识就是先验的知识,先验的知识比先天的知识层次更高,它是对先天知识的反思,即先天的知识如何可能。

(你可以把“断言如何可能”理解为“为什么可以这样断言?”)

▲ 邓晓芒教授

后面还继续补充,

先天的还不一定是知识,它只是先于经验,我们先于经验有很多的断言,比如说形式逻辑,形式逻辑有很多断言是先天的,但是它不一定是知识。形式逻辑不管大前提,很多错误的前提也可以合乎逻辑地推出结论。

所以形式逻辑是先天的,但它不一定是知识,因为它不管对象的问题,完全脱离经验。先验的知识肯定涉及关于对象的知识,只有关于对象的知识才是真正的知识,先验的就是关于对象的知识如何可能。所以先验的知识是一种关于知识的知识,关于我们的知识如何可能的知识,它先于经验,但是它又不脱离经验。

先验的知识不但不脱离经验,而且探讨的就是经验的条件,比如:经验如何可能?经验如何形成?它的根据何在?这样一种探讨属于先验的范围。而形式逻辑都属于先天的范围,A=A,同一律,矛盾律都是属于先天的。先验和先天具有一种层次上的区别。

读不懂?嗯,读不懂就对了,多读几遍就好,我当时也是被绕得死去活来。

读完这段话之后,我从此有了这样一个概念:知识的知识。

推而广之,用“A的A”这样的句式造句,你会想到什么?

可以有:问题的问题,学问的学问,规律的规律,思维的思维,方法的方法,设计的设计,变化的变化;还有什么,还有速度的速度。速度的速度不就是加速度吗?

所以,万万没想到,我学会的第一个哲学概念是:加速度。

▲ 加速度示意图

速度是描述物理运动快慢的物理量;加速度是描述物体速度变化快慢的物理量。

“速度的速度就是加速度”这个说法不是特别严谨,是我们老师为了让我们能够理解加速度用的说法,但不妨碍我想要说的东西:

哲学嘛,就是去思考背后的东西,什么东西都可以去思考背后的东西。而且,你想要多背后就可以有多背后。我的意思是:除了思考变化之变化,当然还可以思考变化之变化之变化之变化……

反正不知不觉养成了一个不断思考背后的习惯。渐渐地,这个小习惯使我哪怕是身处情绪的汪洋里,也能够跳脱出来:我为什么会难过呢?我为什么会发脾气呢?我为什么会和别人吵架呢?我们的矛盾在哪里呢?根源是什么?可以解决吗?

所以,哲学给了我一种冷静的力量,换言之,我更加能够控制自己,而不是听任情绪的摆布。当然,情绪有时候也是很好的,比如,人在快乐的时候,更容易创造。

哲学使我能够看到更细致、深入的东西,这就好像工程学小伙伴眼里看见的东西,不同于常人,他们可以看到物体的结构、脉络等等。

 

哲学教会我拆解,拆得多了,就还得重新封装起来。 

一是为了把自己的发现向别人说清楚,因为人们感知事物总是先从感知一个整体开始的,当人们看到桌子的时候,会想:这是一张桌子,而不是想,这是一堆木板。

二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更高效地思考,因为人们的工作记忆是有限,如果能够把所知道的东西不断封装,就可以节省工作记忆资源,进行更富有策略性的思考。 

这样的思维训练使我能够在不同的知识层面不断切换,以至于最后我又发现下面这些“知识的知识”: 

抽象和具体是一对相对概念,水果相对香蕉是抽象的,食物相对水果是抽象的,精神食粮相对食物是抽象的……

想象用数轴来表示这个问题:左边最抽象的为-5,右边最具体的为5,在这里面划出很多刻度,实际上数轴上每个刻度点都可以不断更深入地细分。这是初一的数学知识,这个比喻中不合适的就是正方向的指引,变化可以是双向的。

站在任何一个问题点,都可以更具体化或更抽象化这个问题。

举个例子:

问题点是:为什么路人甲喜欢吃苹果,路人乙喜欢吃梨?

如果更抽象化这个问题,就会变成: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口味不同?是由什么影响因素决定?当然还可以再抽象、再抽象……

如果更具体化这个问题,可能是这样:甲的味蕾和乙的味蕾对不同水果的感知存在什么不同?同理,也可以再具体、再具体…… 

具体化容易用局部代替整体,导致思考不够周全,好处是易于理解、易于实践。抽象相反。

▲ 很喜欢这张图

最牛逼的当然是能够将具体和抽象联系起来,且看有多少发现、设计是因为拟人、拟物—— 

  • 整个仿生学就是模拟生物体的结构和工作原理去研究、发现、应用,仿生学中有很多发明,比如流线型的飞机汽车模仿了鱼的形状、船浆模拟了鱼鳍、雷达的发明是从蝙蝠的超声波中获得启发……
  • 据说,twitter的创始人起先无所事事,就去钓鱼,看到鱼儿成群结队的拥挤,生怕掉队,于是得到启发,便开发了twitter,方便人们成群结队。
  • 数学家们模拟大脑神经网络提出神经网络算法,还有模拟退火算法、蚁群算法…… 

具体化会生出越来越多的东西,抽象相反,到后面就有了所谓的“元问题”。某种程度来说,纯粹的具体化会成为思维的负担,因为工作记忆有限;纯粹的抽象也是没有的,都没有对象,抽什么象?从这个角度又再次证实了最好的方式是具体和抽象相结合。

▲ 第2次引用:查理芒格的LOLLAPALOOZA效应

而且!而且!它们的结合有可能产生化学反应!化学反应!!谁能想到硝石、硫磺、含炭物质等混合在一起,点燃后会绽放出美丽的烟花呢?!

对于这样一个抽象、具象轴,我有2个建议:

第一个建议是:从今天开始,试试用具体解释抽象,用抽象解释具体;试试不断地将问题具体化、抽象化。很好玩!

第二个建议是:无志于专事哲学者,适可而止吧!因为,你永远回答不完的。

2016-04-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