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喜欢阅读,阅读培养了我的思维能力,我很难不喜欢这件事情。大学里,我常常一读书就是一整天。

这个习惯遗留至今天,我依然非常喜欢漫无目的、漫长的阅读。只要没有一定要停下来的理由,我基本不会主动停下来。

但是因为开始记录自己的时间开支,因为懂得了「输出大于输入」,当我翻看自己时间流水的时候,不觉一惊:阅读是一个吃时间的大坑。我投入阅读的时间非常多,但输出的作品非常少。

被逼无奈,我第一次认真地重新审视阅读这件事情。于是乎发现:

  • 我喜欢追根溯源式的提问,不断地提下一个问题。譬如刚才写这个的时候,我谈到自己的兴趣,于是开始反思自己的兴趣是什么。大多数情况下,我就转入这个问题,忘了刚刚自己在弄的问题。
  • 我喜欢基于已有的认知和经验抽象、概括,下意识想要提炼出一个完整、漂亮的系统,这个漂亮的系统符合MECE分类原则(相互独立,完全穷尽)。
  • 我容易对新东西产生兴趣。同上,我容易因为这突然、新生的兴趣被带跑。

如果认真来看,会发现这3点会造成一个死循环——

  1. 我的兴趣点总是游移的。这些兴趣点要么很新鲜,要么很抽象。
  2. 我随机在当下遇到的兴趣点开始深度搜索。如果有新的东西引起了我的兴趣,我会重新在这个点上开始深度搜索。
  3. 如果恰好我的认知/经验比较丰富,会下意识开始第1个归纳动作;若第1个归纳很顺利,会进行更多的归纳尝试,下意识尝试提出一个完整、漂亮的系统性知识。

这样一梳理,问题就非常明显了:

  1. 不断转移兴趣点,缺乏深入思考。认知很浅层,不过是「知道了」很多东西罢了,这样的阅读没有意义。

  2. 对抽象内容进行再抽象归纳,并且希望它完整、完美、逻辑上说得通。

    • 使用归纳法进行概括总结,不断地纳入更多的认知经验,在归纳的过程中,总会想到更多未被穷尽的情况,不断地加入,重新分化。实际是一个工作记忆再分类的过程。
    • 完美主义从中作梗,一点点逻辑上的瑕疵、一点点不符合MECE原则就会一改再改。

    这就导致整个过程非常耗时低效:

    • 事物的分类有多个角度、多个维度,因为认知是吝啬鬼,基于工作记忆中的认知容量去做归纳分类,结果常常难以令人满意。
    • 加之自己的完美主义,最终完整的作品寥寥无几,通常只留下各种半成品。
    • 即便真的小有作品,一个残酷的事实是:90%的分类对实践毫无意义;99%严格符合MECE原则的分类,对实践毫无意义。
    • 考虑到自己的分类是在抽象的基础上再抽象,无法与现实世界直接映照。没有经过具象解码,无法用到现实生活中来。

以上,几乎宣告了一个可悲的事实:过去我90%的阅读毫无意义。我无法提取,无法运用,只是残留下各种「到此一游」的记忆碎片。

真是悲了个剧,让我默默地难过1秒。但总的来说,我还是很开心。因为我知道每修复一个严重的BUG,我的成长将会迈上一个新的台阶。

而且,这个BUG还是我自己发现的——这很重要。

曾经因为基哥的帮助,我意识到「自我限制」这个严重的BUG。那之后我就想,如何更快地发现自己各种类似的大BUG。这些大BUG,通常很隐蔽,难以发现,更有甚者带着伪善的面具,让你以为很有益,实际伤害也不小。解决它们,通常也意味着将获得大的进步。今天发现的这个BUG就算一个。

进一步地,我在想,如何依靠自己就能够发现这些严重的BUG。毕竟,高人指路是运气、是福气,无人指导时也要尽力避免犯错。加之,「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」,如何跳出个人认知局限,识别自己的错误,确实是一个难题。

今天这个经历教会了我,若想发现自己各种大大小小的BUG,自省、自省、自省。我开始写每日自省日记仅4天就发现了这个大BUG,作用不可谓不大。果然,「未经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」。

很容易得知,反省的次数越多,BUG的暴露速度越快。我最开始只是写作每周总结,渐渐地开始写每日总结,越及时的反省,记忆更加清晰,更容易发现各种问题的蛛丝马迹。

照惯例,有问题就要去解决。以下是一个初步解决方案。

  1. 克制阅读的欲望,限量限时阅读,花几天时间探索出一个合适的值。

  2. 以卡片为核心,即读即写。次日只保留条目,根据回忆重新来写,并进行深加工,建立更多知识联系与现实联系。(之前拘泥于「必要难度」理论,想要间隔6小时再写,这里做个平衡)

  3. 静默处理+触发输出行为:在阅读一段时间后主动停止,打开印象笔记开始写任意一句话。安静下来,大脑会自动学学习,产生各种新想法;只要开始写,就可以进入输出的状态。

  4. 以体系代替细节:根据知识图谱、知识地图去阅读,不陷入不重要的细节中。主题阅读提前选好书籍,书籍阅读提前选好要点。

  5. 以演绎代替归纳:如果下意识地开始归纳,stop it.

    取而代之,对任何一个有趣的点,思考这些问题:

    • 哇,太棒了,xx是我没有想到的,以前我以为…… [思考其违反常识的部分,提升思维敏感度]
    • 这个和什么类似?作品:绘制内在关系图。[寻找相似性、互通性]
    • 这个可以用来解释……(哪些事情、案例) [联系知识与现实]
    • 这意识着什么? [对未来进行判断推测,提升推理能力]
    • (加入各种场景)这个还可以拿来怎么用? [面向问题,提升运用能力与解决问题的能力]
    • 这个事物的边界是什么?在什么情况下会失效? [逆向思考]
  6. 刻意倾注注意力于具象的事物,增强对好故事、好例子、好隐喻的感知,阅读后即摘录为卡片;尤其适合于文学作品的阅读及分散在公众号、得到专栏、网页上各种单篇文章的阅读。[提升具象感知能力]

  7. 以作品检验自己:写文章。写哪些文章?主题汇编做知识输出,锻炼建立知识连接的能力;以问题为核心,寻找问题、解决问题,锻炼推理能力与知识的运用能力。

  8. 要时刻回头参照以上列表。

以第5点为例,做一个简单的练习。今天阅读《怎样解题》这本书,书中第三部分《探索法小词典》的写法使我很感兴趣。它包括67个条目,没有使用传统的线式方式组织,每个条目内互相交织。思考以上第5点的6个问题:

  1. 居然可以以如此混乱无序的方式来组织一本书,以前我总以为书籍就应该非常系统化才是;居然可以附上大篇大篇的查询内容,以前我从未见过,下意识就认为不能够这么做。[也许我们的模式识别能力太强大,看到的东西总当作唯一]

  2. 寻找内在关联:

    • 这种词典式的阅读和主题阅读是类似的,主题阅读其实就是一个查字典的过程,只是查的内容是一个个相关的问题,而字典查的是一个个字。
  • 同样的,字典也是一种词典,成语词典也是一种词典,成语百科全书也是字典。「典」的背后是一种组织方式,被组织的对象可以是字词、词语、成语、谚语、专有名词(生物学名词、网站名、医学名词)、短语、一个个问题。

  • 「典」这个字源于春秋战国以前的公文体制,因此带有“标准”、“法则”的意思,词典的编写在古代并非易事,只有那些学识最渊博的人有机会参与,因此带有某种权威性;「典」还有“典礼”的意思,蕴含了某种高贵庄重的气质。情绪感知会影响人们对其朴素本质的认知,简单一点、朴素一点、回到源头,「典」应该是什么——把有用的东西汇集到一起给人们查询。

  1. 在工作场景中:

    • 组织的持续发展,需要自己的「字典」——企业文化与价值观念、工作规范、业务介绍、操作要点……组织中人来人往,拥有这样一部字典,可以让新员工快速适应组织;开智公司就利用github建立相关规范手册。
    • 「字典」也可以作为商业模式的一部分,尚品宅配建立了一个巨大的「房型装修效果图库」,用户可以迅速查到自己小区的装修效果图;链家网、搜房网拥有全国楼盘数据、房型数据,用户可以按需检索数据。
    • 各种网页导航也是一种「字典」,网站名就是字典的词条,用户可以直接点击跳转。
    • 客户关系管理也是一种「字典」,它以「字典」的形式组织存放数据,除查询功能外,还提供更丰富的功能。如筛选功能,筛选出目标客户群体,再针对它们推送合适的推广信息。
    • 广义来说,互联网上的数据库都可以看作是「字典」。
    • 由此可以看到,「字典」的2个最重要的特征:它是一种常用的数据组织形式,它可供查询。一般而言,词条是它的主键值,最原始的查询方式是依照词条来查询。在现实场景中,词条不局限于专有名词、术语,可以是网站名、客户名、楼盘名、房型名……
  2. 这意识着什么?这不是一个新东西,它在这个地球上存在了上千年,它是一种经典的数据存储方式,如开智正在编撰自己的《开智正典》。

  3. 可以用来干吗?

    • 任何需要灵感的工作,都可以自编一部适合自己的「灵感字典」。
    • 今日头条依赖机器算法,机器算法依赖于某些热词、关键词,对于运营今日头条的编辑来说,建立一个「热词字典」,可以帮助自己更好地选题、取题。
    • 设计师们需要一部有关「图解」的词典,可以时常翻阅,寻找灵感。
    • 编剧们需要掌握人类的「最小故事」,将其汇总,需要的时候时常翻阅。
  4. 「字典」在什么情况下会失效?

    • 人们通常只有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才会主动去使用「字典」,利用「字典」查询首先必须知道这个词条的存在。当你不知道最基本的线索时,就难以利用它。
    • 「字典」更广泛的运用场景并不被更多人所知,一部编撰完好的「字典」是一个知识宝库。
    • 比起线性地阅读一篇文章或一本书,字典式的查询学习,更符合学习的目标。学习的终极目标是解决问题,而你通常很难在一个地方找到现成的答案。如果能,这个问题基本没有什么价值。查询式的学习有利于在过程中培养深加工能力,更靠近问题、更靠近现实。

2017年1月9日一整天过得很糟糕,但因为最后这个反省圆满了。